关注三农

小岗村的这故事编得也真的有点太离谱了

字号+作者:政说心语 来源:政说心语|头条号 2024-06-08 00:00 评论(创建话题)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严宏昌说的话根本就是自相矛盾,说明他说这些完全是为了某种政治目的而编造的谎言,与实事求是的精神背道而驰。而报道这些内容的主流媒体记者,是不合格的记'...

严宏昌说的话根本就是自相矛盾,说明他说这些完全是为了某种政治目的而编造的谎言,与实事求是的精神背道而驰。而报道这些内容的主流媒体记者,是不合格的记者。没有新闻媒体记者必须具备的素质。

看到一位叫“拼命三郎”的网友在“头条”发布的一篇文章,他在这篇文章里披露了小岗村大包干带头人严宏昌70年代出外打工月薪200元还要去要饭的一个怪现象。看了网友“拼命三郎”的这篇文章,忍不住也想说两句。ofr品论天涯网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样的笑话竟然在某些主流媒体上面进行了大张旗鼓的宣传。ofr品论天涯网

ofr品论天涯网

一是在“大公网”上,由《大公报》记者进行了公开报道。报道称:“上世纪七十年代,离乡务工的严宏昌因为能写会算、头脑灵活,一个月能挣200多元,由他牵头组建的建筑工程队,最高峰时有300多人的规模,他因此成为凤阳县有名的“能人”。”ofr品论天涯网

这里至少有这样两点是说不过去的。第一点,只要是从上世纪70年代过来的人都知道,中国的工资收入,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国家都是处于低物价低工资状态,人们的工资性收入普遍不高。七十年代一般刚入职的学徒工只有20来块钱,大专院校毕业生刚参加工作也只有30多块钱,不到40块,那时农村中小学的高工资也只有50多块钱。而农村在外的副业工,社会工资只有一块二毛钱一天,到八十年代上涨到每天一块五,一块八,比如我们这里坐标湖南,70年代就只有一块二毛钱一天,一个月满打满算也只有36块钱,不过给别人做工要吃老板的。那个时候,全国物价水平差不多,即使有些地区富裕点,农村务工人员也不可能有200元的月薪,想想,那个时候200元是一个什么概念,相当于一般地区6倍左右的收入了,那个时候人们的收入水平根本就没有这么大的差别。这一方面说明大包干带头人严宏昌编造的故事就非常的离谱。另一方面,说明媒体记者根本就没有具备新闻工作者的基本业务素质。对新闻工作者的基本要求,就是要做到“准确、及时、真实”这三要素。说七十年代务工能月挣200元,一点也不准确、真实。媒体作为舆论导向,违背了“及时、准确、真实”这三要素,自然就会不可避免地在社会上起到误导作用。这是其一。ofr品论天涯网

其二,上世纪七十年代务工月薪能达到200元,那可相当于省部级干部的待遇了。那个时候毛主席夫人江青开始的工资才200多块,后来才300多块、邓颖超他们的工资都只有300多,康克清比她们低一点。王洪文月薪只有68元,吴桂贤调中央后工资还是原来的67元二角。陈永贵当副总理还是计工分,大寨每个工一元五,一个月出满勤是45元。当时的大寨是全国的先进典型,一个工也才1.5元,严宏昌怎么就能做到务工月薪达到200元呢?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再退一万步来说,当时既然是凤阳县有名的“能人”,务工月薪可以达到200元,怎么还要出去要饭呢?这怎么能自圆其说呢?这样编的故事与大跃进时有人搞的浮夸风亩产几万斤又有什么区别呢?ofr品论天涯网

再说,说严宏昌是凤阳县有名的“能人”,既然是凤阳县有名的“能人”,那么,小岗村人均耕地有四、五亩肥沃的土地,怎么都种不好,还会饿肚子,靠要饭过日子呢?别的地方才一亩多地,有的地方耕地面积才几分地,人家都不是靠要饭过日子,而偏偏是小岗村呢?这不是太自相矛盾了吗?编造这样的故事能自圆其说吗?ofr品论天涯网

ofr品论天涯网

再看看这段话,与前面那段话对比一下,又该做出怎样的解释呢?这是严宏昌自己说的话,既然他“能写会算,头脑灵活,一个月能挣200多元”,在当时应该完全肥的流油的了。又怎么会落到“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的境地呢?更让人不可思议的又怎么会有严宏昌那样心酸的回忆?“一家老小,几天不烧锅”,父亲“饿得下不来床”,这与一个月能挣200多块钱的家庭来说,反差也太大了点吧!ofr品论天涯网

ofr品论天涯网

再看下面的这则报道,更是让人不可思议,说当时“一年有三个月没有粮食吃”“他和家人不得不去外地要饭”,一个能月挣200多元钱的“能人”,怎么又会“三个月”没粮食吃呢?怎么不凭借自己的才能去外务工挣那200多元的月薪过活,而非得去外地要饭?ofr品论天涯网

更让人不解的是,报道里说严宏昌回忆到在外讨到豆芽汤他母亲那种喜出望外的情景,“早知道能要到豆芽汤,把爸爸妈妈也带出来喝点豆芽汤就好了”,请问,究竟是多远的外地,能够把豆芽汤带回家,如果是附近要到豆芽汤带回家还有一点可信度,但如果是附近要饭,人家为什么能够吃饱,而小岗村为什么守着肥沃的四五亩土地饿肚子呢?这又说明了什么?如果是很远的地方,那么,请问,一点豆芽汤又能放身上带多久呢?这不是自欺欺人吗?这样的故事怎么也编得出来呢?这里不禁要问,小岗村究竟的真实情况是怎样的?编造出来的故事,而且又编造得如此离谱,又有多大的说服力?更让人不能理解的是,编造这样的谎言又究竟是为了什么?该不是让全国人民都来造假吧!ofr品论天涯网

ofr品论天涯网

这几则消息笔者是从网友“拼命三郎”的文章截图下来的。由这些内容不禁想到这样几个问题,第一,小岗村大包干带头人严宏昌说的内容如果是真的出自严宏昌之口,说明这个人至少是心术不正。他的说话内容根本就是自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说明他说这些话完全是为了某种政治目的而编造出来的谎言,与实事求是的精神是完全背道而驰的。他以编造谎言出尽了风头,也反映了这种人的无知,俗话说“无知者无畏”,因为他的无知什么话都说得出来。ofr品论天涯网

第二,报道这些内容的主流媒体记者,是不合格的记者。没有新闻媒体记者必须具备的素质,属于“无脑”记者。作为一个媒体记者,连事实的真相都搞不清楚,对没有真实性的内容不加分析地采用并进行宣传报道,以讹传讹,是没有职业操守的表现。其结果只能是遗患无穷。ofr品论天涯网

毛主席当年曾就宣传报道的问题对时任人民日报社长的吴冷西强调指出:“做新闻工作,无论记者和编辑都要头脑冷静,要实事求是,下去采访,不要人家说什么你就报道什么。要自己动脑筋,想想是否真实,是否有理。”而报道小岗村内容的记者就根本不是这样,这是媒体人的一种最大的悲哀。ofr品论天涯网

ofr品论天涯网

本网除标明“PLTYW原创”的文章外,其它文章均为转载或者爬虫(PBot)抓取;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本网站属非谋利性质,旨在传播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历史文献和参考资料。凡刊登的著作文献侵犯了作者、译者或版权持有人权益的,可来信联系本站删除。 本站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