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观点

陈先义:马兰草——太行奶娘之二

字号+作者:陈先义 来源:红歌会网 2024-05-14 17:26 评论(创建话题)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这是老红军李炳甲口述的故事,前些年《星火燎原》再版,将这个曾被遗落的故事收入全书。 抗战年代,李炳甲担任129师386旅771团连长。'...

图片489品论天涯网

这是老红军李炳甲口述的故事,前些年《星火燎原》再版,将这个曾被遗落的故事收入全书。489品论天涯网

抗战年代,李炳甲担任129师386旅771团连长。这个故事发生在1937年秋天,当时他率领连队奉命担任掩护师长刘伯承等领导同志转移的任务,故事就发生在这次战斗之后……489品论天涯网

枪声停了,489品论天涯网

炮火住了,489品论天涯网

首长安全转移了,489品论天涯网

身负重伤的连长李炳甲,489品论天涯网

从昏迷中醒来,489品论天涯网

他掀开身上,489品论天涯网

压着的一具尸体,489品论天涯网

此时他才知道,489品论天涯网

自己已身负重伤,489品论天涯网

一条腿断了,489品论天涯网

一颗弹片,489品论天涯网

穿透了肩膀。489品论天涯网

血,489品论天涯网

依然在泯泯流淌。489品论天涯网

这时忽然一个声音,489品论天涯网

在悄声呼唤:489品论天涯网

连长,连长!489品论天涯网

啊,是周大头,一排长!489品论天涯网

怎么?489品论天涯网

你没有阵亡?489品论天涯网

两人俯下身,489品论天涯网

慢慢挪动,489品论天涯网

汇聚在一座土坎旁。489品论天涯网

子弹,489品论天涯网

已经把周大头脑部划开,489品论天涯网

满脸都泛着血光。489品论天涯网

一个连队呀,489品论天涯网

大部已经阵亡。489品论天涯网

此时,489品论天涯网

鲜血已经染透,489品论天涯网

两人的军装。489品论天涯网

“不好,489品论天涯网

有敌情!489品论天涯网

鬼子就在附近山岗”。489品论天涯网

两人低声商量,489品论天涯网

怎么办?489品论天涯网

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489品论天涯网

于是,489品论天涯网

还能动的一排长周大头,489品论天涯网

背上了断腿的连长,489品论天涯网

悄悄来到一座村旁。489品论天涯网

草丛之间,489品论天涯网

两人开始盘算,489品论天涯网

怎么逃离,489品论天涯网

这个布满鬼子据点的地方!489品论天涯网

周大头说:489品论天涯网

他认识一家房东,489品论天涯网

是一个穷苦出身的大嫂,489品论天涯网

危难时刻,489品论天涯网

不妨求她帮个忙。489品论天涯网

李炳甲同意,489品论天涯网

生死关头,489品论天涯网

最要紧的是活着,489品论天涯网

活着才有复仇的希望,489品论天涯网

活着,489品论天涯网

才能与鬼子作生死较量。489品论天涯网

不大会儿,489品论天涯网

去联系的大头回来了,489品论天涯网

他带来了生的希望。489品论天涯网

不大一会儿,489品论天涯网

大头说:489品论天涯网

你看,她来了!489品论天涯网

定睛看时,489品论天涯网

不远处,489品论天涯网

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嫂,489品论天涯网

来到两人身旁。489品论天涯网

她头裹一方,489品论天涯网

撒满小兰花的毛巾,489品论天涯网

那样清纯美丽,489品论天涯网

就像太行山花一样。489品论天涯网

朴实而贤惠,489品论天涯网

像所有太行人,489品论天涯网

那般质朴那般善良。489品论天涯网

见她一条腿跪在地上。489品论天涯网

手里的小白布包袱打开了,489品论天涯网

一叠油饼,489品论天涯网

散发着葱花的清香。489品论天涯网

而后深情而甜甜地说:489品论天涯网

大哥,趁热吃点吧?489品论天涯网

素不相识啊,489品论天涯网

觉得像见到亲姐妹一样。489品论天涯网

此刻,489品论天涯网

两人眼里闪闪泪光。489品论天涯网

已经三天未进食了,489品论天涯网

一辈子吃过的油饼,489品论天涯网

想起来就数那顿最香。489品论天涯网

油饼吃过了,489品论天涯网

想一想该怎么走?489品论天涯网

两人该去何方?489品论天涯网

大嫂说,489品论天涯网

“周围的路,489品论天涯网

都被鬼子封死了,489品论天涯网

这一带,489品论天涯网

就像铁桶一样。489品论天涯网

与其冒险送命,489品论天涯网

倒不如,489品论天涯网

去半山里,489品论天涯网

一个秘密山洞,489品论天涯网

暂且在那儿养伤。”489品论天涯网

两人对视盘算,489品论天涯网

大嫂却不容商量。489品论天涯网

她不由分说地“命令”:489品论天涯网

“大哥再犹豫啥呀,489品论天涯网

那个洞口没人知道,489品论天涯网

我每天给你们,489品论天涯网

送饭送汤。489品论天涯网

快,听我的话,489品论天涯网

留下来吧,489品论天涯网

留下来才有活的希望。”489品论天涯网

于是三人搀着扶着,489品论天涯网

进了秘密山洞,489品论天涯网

开始悄悄躲藏。489品论天涯网

大嫂又弄来一些铺草,489品论天涯网

安个临时的家,489品论天涯网

嘱咐两人慢慢养伤。489品论天涯网

每天大嫂送饭送汤,489品论天涯网

二人便把洞当家一样。489品论天涯网

四十天过去了,489品论天涯网

那又是一个傍晚,489品论天涯网

忽然间,489品论天涯网

外边狗叫人嚷。489品论天涯网

大头爬到洞口,489品论天涯网

见是送饭的大嫂,489品论天涯网

已经快到洞旁。489品论天涯网

她左边跟着,489品论天涯网

年幼的儿子。489品论天涯网

右手提着,489品论天涯网

送来的干粮。489品论天涯网

不好,489品论天涯网

一群鬼子快要追上。489品论天涯网

大头眼明手快,489品论天涯网

就要去掩护大嫂。489品论天涯网

大嫂却急中生智,489品论天涯网

指向不远的山头喊道:489品论天涯网

“儿子,489品论天涯网

快跑呀,489品论天涯网

就朝那个山头。489品论天涯网

快跑!489品论天涯网

引鬼子朝那方向!”489品论天涯网

儿子不过八九岁,489品论天涯网

明白自己娘心里所想,489品论天涯网

撒腿便跑向附近山岗。489品论天涯网

鬼子队伍发现了,489品论天涯网

对孩子紧追不让。489品论天涯网

山里孩子路熟啊,489品论天涯网

三窜两跳就冲到山上。489品论天涯网

恶毒的鬼子围住了山头,489品论天涯网

十几条枪,489品论天涯网

指向一个少年儿郎。489品论天涯网

山头上的孩子,489品论天涯网

搬起石块砸向豺狼。489品论天涯网

恼羞成怒的鬼子,489品论天涯网

齐刷刷向孩子开枪。489品论天涯网

幼小的孩子,489品论天涯网

顷刻间被打成了筛子。489品论天涯网

摇摇晃晃坠下山岗。489品论天涯网

一棵嫩嫩的幼苗,489品论天涯网

就这样一瞬间,489品论天涯网

生命被虐杀在少年时光。489品论天涯网

这一幕,489品论天涯网

震怒了489品论天涯网

大头和连长,489品论天涯网

两个人那,489品论天涯网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489品论天涯网

血海深仇啊,489品论天涯网

必须要鬼子拿命来偿。489品论天涯网

悲痛的大嫂,489品论天涯网

一下子像天塌了下来,489品论天涯网

嘴唇咬出了血,489品论天涯网

心像被刀剜一样。489品论天涯网

亲骨肉啊,489品论天涯网

怎忍看瞬间命伤?489品论天涯网

儿子已经没了,489品论天涯网

大嫂强忍住悲痛,489品论天涯网

每天照旧细心周详。489品论天涯网

这又是一天中午,489品论天涯网

洞外再一次吵吵嚷嚷,489品论天涯网

大嫂刚刚送来了饭菜,489品论天涯网

莫非山下鬼子察觉异常?489品论天涯网

三人到洞口察看,489品论天涯网

不好!489品论天涯网

七八个鬼子,489品论天涯网

正在奔向洞口方向。489品论天涯网

为首的牵一条东洋狗,489品论天涯网

狗伸着长长的舌头,489品论天涯网

不断地朝着山洞汪汪。489品论天涯网

情况紧急,489品论天涯网

容不得多想,489品论天涯网

三人一边张望一边商量。489品论天涯网

连长和大头,489品论天涯网

拔出了手榴弹,489品论天涯网

准备应对,489品论天涯网

最危险的情况。489品论天涯网

突然,489品论天涯网

牵狗的鬼子,489品论天涯网

放开了手里的皮带,489品论天涯网

狼狗飞一样,489品论天涯网

直扑洞口方向。489品论天涯网

这时连长二人,489品论天涯网

一下子觉得箭在弦上。489品论天涯网

握紧了手榴弹,489品论天涯网

怒视着洞外境况。489品论天涯网

忽然,两人双肩哪,489品论天涯网

只觉被狠狠一按:489品论天涯网

“不许出去”!489品论天涯网

斩钉截铁,489品论天涯网

声音如钢。489品论天涯网

而后一个人如一支箭,489品论天涯网

射向了远方!489品论天涯网

大嫂飞出洞口,489品论天涯网

稍稍犹豫了一下,489品论天涯网

便径直朝另一座山头,489品论天涯网

那里呀,489品论天涯网

便是儿子牺牲的地方。489品论天涯网

后边的鬼子见是个女人,489品论天涯网

便放任狼狗,489品论天涯网

去肆虐逞狂。489品论天涯网

于是狼狗的狂吠,489品论天涯网

连同大嫂撕心裂肺的呐喊,489品论天涯网

以及鬼子们的虐笑,489品论天涯网

在山间回荡。489品论天涯网

魔爪的利刃啊,489品论天涯网

一次次抓在连长心上。489品论天涯网

他几次跃起,489品论天涯网

又被一排长,489品论天涯网

一次次按在地上。489品论天涯网

一双手,489品论天涯网

已经被攥得生疼了。489品论天涯网

心里的仇恨,489品论天涯网

却如怒火般喷张。489品论天涯网

一排长说:489品论天涯网

你去何用?489品论天涯网

大嫂舍身赴死,489品论天涯网

难道是让你再把命搭上?489品论天涯网

声音渐渐远去了,489品论天涯网

山里再度平静如常。489品论天涯网

在山洞里,489品论天涯网

一排长打开了干粮。489品论天涯网

禁不住号啕大哭啊!489品论天涯网

一只黑瓦罐子,489品论天涯网

盛着大嫂细心熬制的鸡汤。489品论天涯网

他后悔啊,489品论天涯网

就在昨天,489品论天涯网

他这样问过大嫂:489品论天涯网

大嫂家里可有鸡呀?489品论天涯网

连长伤情太重,489品论天涯网

需要慢火炖制的鸡汤!489品论天涯网

大嫂脸红了,489品论天涯网

俺家鸡是有的,489品论天涯网

可是俺实在不敢动刀子!489品论天涯网

可今天,489品论天涯网

大嫂用的什么办法,489品论天涯网

居然送来了鸡汤?489品论天涯网

一排长懊悔得很呀,489品论天涯网

悔不该为难这可亲的老乡!489品论天涯网

夜深了,489品论天涯网

连长和大头,489品论天涯网

一起摸索着下山进庄。489品论天涯网

他们惦记大嫂啊,489品论天涯网

到底被摧残成什么模样?489品论天涯网

悄悄进屋了,489品论天涯网

昏暗的灯光下,489品论天涯网

大嫂眼睛闭着,489品论天涯网

脸已经没有血色,489品论天涯网

白得就像纸张。489品论天涯网

细细的睫毛闪动几下,489品论天涯网

躺在那儿,489品论天涯网

就像一尊雕刻的石像。489品论天涯网

家人告诉她:489品论天涯网

八路同志来了,489品论天涯网

他们来看你了!489品论天涯网

大嫂用颤抖的声音说:489品论天涯网

“你们·····来了,489品论天涯网

真来了!489品论天涯网

叫俺真高兴,489品论天涯网

好好·····活着啊,489品论天涯网

活下来打仗,489品论天涯网

把鬼子消灭光!”489品论天涯网

几天后,489品论天涯网

经过几番周折,489品论天涯网

两人终于回到了部队,489品论天涯网

山西辽县,489品论天涯网

那个叫做十里店的村庄。489品论天涯网

一年后,489品论天涯网

771团行军作战,489品论天涯网

再次路过,489品论天涯网

他们养伤的那个村庄。489品论天涯网

二人趁休息时,489品论天涯网

请假去看望恩人大嫂。489品论天涯网

知恩必报,489品论天涯网

哪怕看上一眼,489品论天涯网

也算回报救命的念想。489品论天涯网

村上人告诉说,489品论天涯网

那个年轻的大嫂,489品论天涯网

几天前刚刚安葬。489品论天涯网

临死前,489品论天涯网

她特别要求,489品论天涯网

一定要把她,489品论天涯网

葬在后沟的山坡上。489品论天涯网

那里就是,489品论天涯网

离二人藏身洞,489品论天涯网

最近的地方。489品论天涯网

说在那里,489品论天涯网

靠近八路同志,489品论天涯网

她会睡得安详。489品论天涯网

二人来到那里,489品论天涯网

荒草掩映的土堆旁,489品论天涯网

他们俯下身子叩拜,489品论天涯网

边拜边哭啊,489品论天涯网

哭声震彻了山岗。489品论天涯网

很多很多年后,489品论天涯网

他们要向后辈,489品论天涯网

讲述这件往事,489品论天涯网

万分万分后悔啊,489品论天涯网

当时居然,489品论天涯网

没有问一问大嫂,489品论天涯网

到底如何称呼?489品论天涯网

姓什么?489品论天涯网

名字怎样?489品论天涯网

人民是咱的爹娘啊,489品论天涯网

怎么也不该,489品论天涯网

将大嫂名字遗忘?489品论天涯网

忽然,489品论天涯网

老连长李炳甲,489品论天涯网

好像想起来什么,489品论天涯网

对,马兰草。489品论天涯网

大嫂头顶上,489品论天涯网

白毛巾的蓝色碎花,489品论天涯网

和太行山的马兰草,489品论天涯网

一模一样。489品论天涯网

那般质朴美丽,489品论天涯网

那样散发清香。489品论天涯网

每次见到大嫂,489品论天涯网

他都会想到,489品论天涯网

太行马兰草的芬芳。489品论天涯网

其实,489品论天涯网

不必细考大嫂的真名了,489品论天涯网

大嫂舍生舍子,489品论天涯网

何曾为图百世留芳?489品论天涯网

啊,马兰草,489品论天涯网

花非花,489品论天涯网

草非草,489品论天涯网

大路边,489品论天涯网

小道旁,489品论天涯网

青石板的石缝里,489品论天涯网

璧立万仞的悬崖上。489品论天涯网

清明前后,489品论天涯网

那浅蓝色的小花朵,489品论天涯网

象征的就是,489品论天涯网

太行人的形象。489品论天涯网

太行大嫂,489品论天涯网

您就是马兰草,489品论天涯网

是那样普通,489品论天涯网

是那样平常!489品论天涯网

马兰草啊,489品论天涯网

亲爱的大嫂,489品论天涯网

品过您做的饭菜,489品论天涯网

喝过您熬制的鸡汤。489品论天涯网

世世代代,489品论天涯网

人民子弟兵心里,489品论天涯网

都会装着您的形象,489品论天涯网

您的形象,489品论天涯网

就是人民的形象,489品论天涯网

装着您的形象,489品论天涯网

我们勇往无前,489品论天涯网

才会力挽狂澜,489品论天涯网

永远才会打胜仗。489品论天涯网

马兰草啊,489品论天涯网

子弟兵思念您啊,489品论天涯网

您就是我们须臾不可脱离的,489品论天涯网

大地的形象。489品论天涯网

【文/陈先义,红歌会网专栏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原载昆仑策网。】489品论天涯网

本网除标明“PLTYW原创”的文章外,其它文章均为转载或者爬虫(PBot)抓取;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本网站属非谋利性质,旨在传播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历史文献和参考资料。凡刊登的著作文献侵犯了作者、译者或版权持有人权益的,可来信联系本站删除。 本站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