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微热评

既不是“披肩派”也不是“传统派”,而是“文艺派”——再谈民族性

字号+作者:道一人 来源:红歌会网 2024-06-11 16:48 评论(创建话题)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论坛上关于红领巾的系法引来一波热议,我也挤进去瞧瞧。 原来有人建议将传统的红领巾的系法(简称“传统式”)改为披肩式,于'...

论坛上关于红领巾的系法引来一波热议,我也挤进去瞧瞧。zcE品论天涯网

原来有人建议将传统的红领巾的系法(简称“传统式”)改为披肩式,于是引来热议,有人大胆怀疑“别有用心?”zcE品论天涯网

这个怀疑是否重了点?我也不了解全过程,没法定论,不过前几日发了《既不是亲德派”也不是“亲苏派”,而是“文艺派”》,今天正好再拿来用一用,句式不变,换几个字。我看“披肩派”其实很文艺,应该称“文艺派”――他们“文艺”与“正经”经常界分不清,很大程度上与他们个体发育不成熟有关,但更大的原因与社会训练不完备有关,因此我总把他说成是“民族性”或“国民性”问题。zcE品论天涯网

“披肩派”可以列举N条披肩式的优点或好处,但对个体发育正常者来说,无非归为两条――审美的,习惯的。审美的别去讲究,真要改过来,传统派又不让,那就全国投票吧!至于“习惯”,如果我们前辈先烈一开始就是“披肩式”,那我们今天也许也觉得“传统式”不好,不应将“披肩式”改过来。zcE品论天涯网

是的,确实可以列举N条优点或好处,但总可归为审美与习惯这两条,任何一个个体发育正常的人都会这样的;但是这两条与更重要的一条相比,远远成不了理由:红领巾的系法传承了一段历史,是刻骨铭心的历史,他不仅仅是一种系法,而是前代与后代的纽带,是前后纽结的凭据和信物。一个个体发育正常的人应该懂得,任何审美或习惯的理由都无法重过这一条。zcE品论天涯网

我之所以说他“文艺派”而不是“别有用心?”,就在于他的“文艺”与“正经”界分不清,他搞不明白纵使N条理由也盖不过“前后代纽结的凭据和信物”这条理由。这种情况就个体而言是生理发育迟缓所致――他分辨不清哪重哪轻,但在我们周边经常能见到这种人,因此我执拗的把他看作是“民族性”或“国民性”问题,需要漫长的时日进行纠正的――欲速不达,你怀疑他“别有用心?”也没用。zcE品论天涯网

当然我也看到另种情况,有披肩派列举的理由是“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不能折叠,否则就有辱国旗”。我看这个人发育可能是正常的――大概率是正常的,他既不是“披肩派”也不是“传统派”,也不是“文艺派”,而是“奸诈派”――他有文艺动机但却竭力掩盖,而将理由往大处说,意图说的嘹亮些就能通过。zcE品论天涯网

“奸诈派”个体发育完全正常的,他们不是蠢而是坏,这些人人群中并不很多,他以为把话说的嘹亮些就能掩盖他自己的文艺动机,也能把别人话语权盖住,这些人必须抽他;文艺派则不然,不能诉诸于“抽”,他们是个体生理发育迟缓,但整体而言是“民族性”或“国民性”问题,不能诉诸于“抽”,急不得,欲速则不达,需要漫长的时日进行纠正。zcE品论天涯网

恰巧近日在重读郭嵩焘。他是中国第一个驻外使节,首任驻英公使,后又兼任驻法使臣。让他彪炳历史的是他第一个比较系统提出“三步走”思想:中国的进步将走“器物”、“制度”和“文化”的“三级走”之路。他的“三步走”或“三级走”思想极大的影响了后世,后世许多许多操作都曾与“三步走”或“三级走”思想有关――比如“五四”+“新文化运动”,也曾经是国民党人必读,然而近年来在共产党人中也越来越有共鸣。zcE品论天涯网

不过他的时间预判大有疑问。他说“商贾、造船、制器只是西方的末,而朝廷政教才是西方的立国之本,优秀的制度才是西方强大的根本”,他还认为“百年树人,再百年树人心风俗”,他认为完成这些也即“三步走”需要三百来年。现在看来远远不够的,三百来年过于乐观;他是清末人,甲午战争前二十多年就提出了“三级走”预判,现在大半个“三百年”过去,如今看来三百年时间是不够用的,我的看法需要好几个三百年,也许要千年,也许不止一个千年――因为许多东西涉及精神现象,中国又是个庞大文明体,有些东西不得不置换,三百年肯定不够用的。zcE品论天涯网

郭嵩焘的伟大在于指明了这一点,并且部分被诉诸于实践,并且也越来越有共鸣;我这里也拿郭嵩焘来显摆一下,意在提出“文艺派”确实是中国的国民性现象,需要纠正的国民性:他经常“文艺”与“正经”区分不清,经常把他混淆甚至弄反了――需要“正经”的时候乍看很“文艺”,比如政治家们提出“妇女能顶半边天”、“要解放妇女”,他也写了本《潘金莲》,高呼“我要为妇女翻案!”;需要“文艺”时他又“正经”的了很,人家赵本山师徒仨“春晚”献艺制造欢乐气氛,表演了一段《不差钱》,结果硬要借批判“金钱万能”要拽赵本山师徒仨去法院论理。zcE品论天涯网

是的,“文艺”与“正经”区分不清,经常把他混淆甚至弄反,决不魏明伦一个,而是庞大群体,各有不同表现罢了;就特例而言魏明伦的智商绝对超群,他号称“巴蜀鬼才”,曾统筹过国家级的“春晚”大会,这样一类人他不会是真正意义上的、生理上的个体发育迟缓,而是民族性现象,国民性问题。zcE品论天涯网

是的,郭嵩焘提出的有待进步的“精神现象”弥漫在整个华夏社会,决不一事一例,决不泛文艺现象,我经常在论坛发表这个观点,告诉人们欲速不达的原理,耐下心来――郭嵩焘能彪炳历史就在于此,郭嵩焘能够让人耐下心来,虽然他的三百年之说仍然急了点,他让人看到过去又展望未来,我也一遇实例就输出观点,盼同道而来。zcE品论天涯网

【文/道一人,红歌会网专栏作者】zcE品论天涯网

本网除标明“PLTYW原创”的文章外,其它文章均为转载或者爬虫(PBot)抓取;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本网站属非谋利性质,旨在传播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历史文献和参考资料。凡刊登的著作文献侵犯了作者、译者或版权持有人权益的,可来信联系本站删除。 本站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